全国文化艺术水平评级中心

作者:管理员 来源:文艺评级中心

奉献青春感动中国——四川音乐学院举行感动中国十大人物——谢晓君回校报告会-四川音乐学院


2012年2月28日,2011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谢晓君同学回校报告会在大音乐厅举行,并通过现场直播到三个分会场。学校领导以及全体师生员工代表和新闻媒体代表近2万人参加了报告会。

谢晓君再次感谢学院领导、老师们的培养和关爱。她说,其实,我的经历很浅,也很有限。1991年,我考进川音这所艺术殿堂。在川音这四年,我过得充实、有意义。记得那时,每天我都会按时上课,认真听课和完成各科老师的作业,到中午,在琴房关门之前,我会把饭端到琴房里,踩着弱音踏板练琴,如果琴房进不去,我会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做和声作业。周末,一般我也不出去玩,会自觉地练琴。我的老师对我也非常尽责,非常严格,他们不辞辛苦,不计时间地为我辅导。我觉得我是幸运的。因为在川音,在我人生最宝贵的大学四年里,我不仅学会独立认真地学习音乐,追求梦想,还学会了独立认真地面对自己,面对成长,并且开始引导自己去学习如何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为自己的行为买单。1995年我以优秀毕业生的身份从川音师范系毕业,进入成都石室联中工作,我从一个一直坐在讲台下的学生,瞬间成了站在讲台上的一名教师。教师这个职业,在我刚刚走上讲台的时候,我是懵懂的。我并不太清楚,作为一名教师,对我所面对的孩子存在着怎样的意义和价值。刚开始时,我的工作效果非常一般。我甚至连孩子都管不住,常常在课上被调皮的孩子气得哭,甚至一度产生过辞职去做生意的念头。就在这个时候,丈夫胡忠上高原支教了。他的行为终将我的从教生涯引向了另一片更广阔、更神圣的天地,将我的心转到了那些更需要帮助的孩子们的身上。出于对孤儿学校的兴趣,我们产生了到塔公去看看的念头。那一次远行,我们被那群贫困无助、渴望教育的孩子所打动。刚来的第一年,我担任的是音乐老师、自然老师、图书管理员和生活老师。突然面临如此繁杂的工作,我一下子觉得头都大了。为了不“误人子弟”,为了孩子,我咬牙逼自己硬着头皮学做实验,学图书管理,学做“妈妈”。很快,一年过去了。我适应了高原的气候和工作环境。第二年,我又主动向联中提出支教的申请,学校又一次支持了。我后来,随着对高原气候的适应,和孩子感情的加深,到了支教的第三年,就很想一直呆在这里了。三年下来,我连续被西康福利学校授予“优秀支教教师”称号,也得到了福利学校师生们的认同和喜爱。我也渐渐爱上了康巴高原。2006年8月,因为工作需要,我必须回成都担任初一七班的班主任和初一14个班的音乐教师。为此,我回到成都,重新过上了一个都市人的生活。拥有了繁华和充裕的物质享受,再也没有停电和寒冷的困扰,再也没有繁重课时量的负荷。但在享受这一切好的同时,我内心涌动的却是一种歉疚,因为我的眼前常常浮现藏区孩子期待的双眼。我是享受了好的生活,可是那些孤儿呢?那些高原的孩子们呢?却因为我的离开,他们又重新从希望之巅跌到了谷底。不,我不能做这样残忍和自私的人,我是一名教师!我的职责就是要给孩子带来希望呀!就是在良心这样强烈的谴责下,一个念头冒出心底:回去!我要回到高原,回到孩子们的身边!经过多方面的努力,我终于在2007年2月正式将工作关系调入了康定,正式成为了康定县塔公乡木雅祖庆学校的一名汉语老师。再回高原,我的心豁然开朗。我暗暗告诉自己,我将在高原上坚守。我坚信我这样做,是在承继着一种理想,是在承继着一名教师应尽的职责为了孩子的一切!对这一决定,我至今没有任何的遗憾和失落。相反,我的内心得以拥有从未有过的满足。但生活中的困难超出了我的想象。我所到的木雅祖庆学校是一所九年制全免费的牧区寄宿制学校,座落在雪山脚下,海拔4000米,招收的是附近24个行政村的农牧民的孩子。学校初建,首批招生600名学生。四排活动板房就是全部的教学和生活设施,一顶白色帐篷兼做办公室和活动室,而我,也重返集体宿舍,同七八个老师挤在一起。学校的三餐是师生同吃一锅饭,每顿都是饭菜混煮,孩子吃饭的地方在草地或板房,老师则在帐篷里,打饭的食堂离帐篷有两百来米远,往往打完饭走到帐蓬时,饭就凉得吃不下了。学校不缺水,但洗澡却很困难。要洗澡只能提水到板房宿舍里解决问题,三个月洗一次算正常,一个月洗一次叫奢侈。刚进高原时,我还比较爱美。但在高原呆长了,我的感觉似乎也渐渐被周围的环境所同化,变得顺其自然,回归本来。样的日子,有可能会让人觉得辛苦,但我却很珍惜。今天的我非常感谢高原,感谢高原的风雪,感谢它的砺练,是它挖掘了我内在的潜力。在高原的一番砺练,使我对艺术的理解也有了新的感悟。二十年前,我也和大家一样,在川音跟随我的老师们,在音乐的殿堂里苦苦追求艺术,那时,我以为艺术只能来源于对音乐的磨砺,然而,二十年后,当我在教育工作岗位上,面对学生的需要,面对工作的挑战,我才越来越意识到,真正的艺术可能并不仅仅局限于我对音乐专业的理解,更多的却是能与音乐相映的最美的心灵。我坚定地认为,爱心就是最美的艺术,也是能流到孩子心灵里的最美的音乐。谢晓君用朴实的语言讲述了她在高原藏区支教八年来的心路历程和人生感悟,特别是在教育方面感受颇多。她说,说到教育,我常从两方面去考虑:一是教师,二是学生。说到教师,我认为最重要的是教师内在责任心的引导与培养。教师的工作责任心是学校教育的“本”。有责任心的教师,做什么事都会主动积极地去干,没有怨言,不讲条件,默默无闻,甘于奉献,这种人多了,学校的事情就好办。教师的天职就是责任,对学生的责任。这个责任,从我们选择从事教师职业的那一刻起,就神圣地赋予在我们身上了。如果一名教师能自觉遵循自己的天职,努力追求“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职业修养与道德境界,那他的教育工作一定能取得效果。教师的爱与责任是教育取得成功的必要保障。下面再说说学生。我想强调一下孩子的“做人”教育。学校教育的内容大致可分成三项:做题、做事和做人。教学生做题是为了学生的应试和升学;教学生做事是为了使学生能掌握技能以便将来能更好地生活;而教学生做人则是为了使学生成为一个“好人”,“好人”是专指有爱心和责任心的人。教育的核心首先在于教孩子做人——要努力把孩子教成一个“好人”,避免成为一个“废人”,决不能成为一个“坏人”!这样的教育才是对学生、对社会、对国家有真正意义和价值的教育。“教师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我也非常愿意将这句耳熟的话与各位老师与同学共勉。孩子是未来,孩子是希望,这个未来与希望既是孩子的也是我们的,要让我们共同的未来充满希望,是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就是要捍卫和忠诚于自己的职业使命,因为唯有如此,我们的良知才不会愧对于天地,才不会愧对于后代子孙!

听完精彩报告,全院师生抱以雷鸣般的掌声。一些师生们纷纷表示,深受谢晓君事迹的感动,今后要在生活、工作、学习中以谢晓君为榜样,在学校努力学习,在社会为祖国为人民多奉献。做一个有责任由良知的当代大学生,让事迹和事实证明我们是奉献的一代,幸福的一代。
附件:谢晓君报告会发言稿阅读